250.jpg 

12.

十二《PS:佔有慾》

  包廂內,吵雜震耳的音樂聲,一陣陣嗆鼻菸味朝我撲來,不大的包廂空間內白煙裊裊,使我差點落下眼淚,強忍著菸味,我在狹小的位置上渾身不自在。

  一個小時前,當我們到達錢櫃的門口,他的同事們已經在大廳裡等候包廂,大約八個人,全部用著不著痕跡地驚訝眼神看著我,其中有抹注視帶著強烈敵意,很明顯。

  如果說,他們大家身上的西裝是制服的話,我的便服就是與他們格格不入,大概就是這種差距。

  他一直都沒離開過我身邊的位置,大多時間都在喝酒跟隔壁另一個年紀相當的男人講話,其中有兩個人,我可以說比較不陌生吧。

  光線微暗,喧擾的音量使我疲倦,我想這個世界一點都不適合我。

  我任由頭疼繼續發展下去,手中的飲料也難以下口,滿桌的食物蛋糕看起來一點都不可口,大家卻吃得津津有味。

  旁邊的人一下離開一下擠進座位,身體完全沒有移動的空間,大家走來走去,唱歌跳舞,只有我們這個位置是冷清的差別。

  他不好動,也不唱歌,桌上的東西也沒碰,只是抽著菸喝著酒,有一句沒一句搭著身旁不同的人。

  耳朵的吵鬧幾乎讓我無法忍受的喧鬧聲,空氣中薰人的煙霧瀰漫,我不禁想:這種地方難以呼吸,為何大家都能忍受?

  『很無聊嗎?』他側頭問。

  我很老實的回答:『嗯。』

  可是他卻笑了,這笑代表什麼意思呢?

  我想暫時逃離這個包廂,可是廁所又在包廂內不便當理由,所以我趁廁所走進一個人時,告訴他想到外面的廁所去方便一下。

  關上門後,我的耳朵終於得到舒緩。我並不是真的想上廁所,不過還是摸索了廁所的方向。

  在靠近公用廁所時,我發現門口前站著他的同事,女同事。

  我仰起懼性,所以站在轉角等她們離去,卻聽見了讓我跌入谷底的話。

  『妳不覺得嘉祥帶那個女的來擺明是讓小燕難看。』

  『我也這麼覺得,可是我覺是小燕自己活該,以為跟嘉祥發生一次關係就可以當他女朋友,她太天真。』

  『那個女的我看也跟美琪一樣吧,以為釣到長期飯票,可是卻不知道姚嘉祥是個冷面殺手…哈哈哈。』

  『妳好過分,他只是沒空理女朋友好不好,小燕不是說美琪刷了一堆信用卡都是嘉祥繳的,我覺得美琪也真笨,居然跟志佑劈腿還被小燕抓包,嘉祥怎麼看都比志佑好上百倍。』

  『不過小燕現在是一肚子氣,我看這下有得吵了。』

  『妳知道昨天嘉祥被老總叫回公司飆嗎?小燕那白癡還惹嘉祥不爽,所以今天一定是故意帶那女的來啦!』

  『說真的,那女的跟美琪的型也差太多了吧?居家型耶,我真是嚇到妝都花了,嘉祥改吃素唷。』

  『聽阿良說是那把傘啦,阿良不是在傘上寫字,說搞不好會釣到馬子,結果還真的被檢到,小燕為這件事氣得要死,要不是傘上有寫字,嘉祥根本不會去注意到他的傘不見了,阿良後來還被小燕打,笑死我了。』

  『也對啦,我就覺得奇怪,仔細想嘉祥也不是那種會注意小細節的人,居然每天帶把傘在公司裡,還要我們幫他顧,現在想起來就覺得好笑了。』

  『釣馬子新花招就對了。』

  『反正只要是鼎鼎有名的大帥哥出手,哪個女人逃的了姚嘉祥的手掌心?』

  『是是是,每個人都想爬上他的床,妳該不會也想吧,哈哈哈』

  『我可不敢,等一下被小燕砍死……』

  她們一字一句竄進我耳裡,我打了冷顫,視線撥離無法思考,鼻腔還殘留著包廂的菸味使我反胃著。

  我已經聽不下去,沿著牆邊走到外頭去吹風,滿腦子不斷跑出懷疑,她們說的話到底是……

  我被姚嘉祥騙了嗎?

  他的笑容是這麼的真實,那溫柔呢?他陪著我在醫院裡那次應該不假吧?在床上的甜言蜜語都是假的嗎?

  我震然地彎下身子,冷風灌進我的身體裡,沒穿外套頻頻發抖,我已經不想回包廂了。

  我被刺傷了心,這種痛很不尋常,是從未有過的撕裂傷痛,頭疼讓我無法分辨真假,一個決定下,我轉身跑回包廂。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納蒂亞(阿貓) 的頭像
納蒂亞(阿貓)

《囈語,幸福33號房》謝謝你,我的愛

納蒂亞(阿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