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PS:鏡頭下的我》

p126527191519.jpg 

 

愛和不甘心這兩種感覺,其實很相像

太過悲傷的人,

通常都會用一張過於僵硬的笑臉大聲喊著:其實我還是很愛你。

孰不知,其實妳只是不甘心。

 

 

  姚嘉祥今天晚了點,不過這樣才像他,太早下班不太適合他那套總是整齊筆挺的西裝。

  他在談公事時,我總覺得特別帥。薇菈說雖然他本來就外表俊俏,可是我的盲目是戀愛中的女人常犯的迷點之一,值得深思的問題。

  接近十一點,我還在工作室裡趕插圖草稿,微弱的燈光,我接他的電話。

  電話裡,他的語氣有點不穩,我在裡頭聽見他身旁有女人的哭聲,他沒有解釋,只是叫我早點回去,也沒說會來找我。

  我今天其實是打算去他那裡過夜,腳邊還擺著裝有床邊燈的紙袋,那哭聲令我不安。

  不去想卻猜測起,腦子裡浮出一個人影,這念頭直下讓我爬上了涼意,急忙關了燈離開了工作室。

  我躊躇了腳步,站在街上不知該去哪,打了電話問薇菈我該怎麼辦才好,第六感萌生的念頭太強烈,讓我頓時失去判斷力。

  薇菈問我相不相信姚嘉祥?

  我卻疑遲了,是因為在第一時間他沒回答我那哭聲的來由,還是因為之前的爭吵其實我尚未釋懷?

  薇菈建議我,直接打給他,並且去找他,我卻縮了勇氣不敢面對。

  我搭上了捷運最後一班車到他的大樓下,這舉動是不是有點荒謬?我甚至連他家的鑰匙都沒有,在氣溫十二度的街頭穿著羽絨外套等著不知道會不會回來的他。

  躁亂讓我踱步,頻頻望著馬路企圖尋找熟悉的車影,手機緊握在手裡靜悄悄地一點聲音都沒有。

  我走累了,頹然坐在花圃邊,看見一台計程車停在眼前走下了一抹眼熟的身影,腦袋裡記不起,手中的手機終於響了。

  (妳在哪?不在家嗎?)

  『我在你家樓下。』

  喔,他生氣了,我掛上那通他差點發飆的電話,我有點在意剛才進去的女人,我望進大廳內,發現那女人還在管理室櫃檯邊詢問著。

  『好像在哪看過她,怎麼記不起來呢?』我自喃著,也對這女人感到好奇,因為她美麗的外表下看起來有點狼狽。

  她走出大廳和我平行的方向,我見她抬頭看著漆黑夜空,然後哭了。

  美麗的女人連哭泣都很漂亮,不像我哭起來簡直是小孩子要不到糖一樣的吵鬧,鼻涕橫流的醜樣。

  可能是半夜車輛少,又或許他是飆車回來,只等了幾分鐘他就出現了,從他氣沖沖下車的模樣,我比較相信是後面那個因素。

  我在開口前,身旁那個美麗的女人搶先我一步喊出:嘉祥。

  我猜,我的第六感一點都不準,因為我以為哭聲的主人應該是小燕,卻忘了他還有前女友的過往,不過有問題發生這預感,我倒是猜對了一半。

  『妳又跑來這裡做什麼?』他先是一愣,後怒斥著。

  女人拉著他的手哭訴:『我不想就這樣結束,我當初真的只是想氣你,我也不想讓事情變成這樣…』

  姚嘉祥將她拉開,一臉複雜,過了幾秒他終於發現我怔在原地,我的表情一定很呆滯。

  他快速走到我眼前將家裡的鑰匙交付給我,輕柔地說:『妳先上去等我。』

  鑰匙拿在手心很重,我的心更沉重,她應該就是美琪吧?

  我看見她錯愕的望著我,仰起了一股火力十足的敵意,在姚嘉祥的背後,狠狠地瞪著我。

  我僵硬地轉身走了幾步,回頭凝視他們兩人,我的腳生了根,無法邁向前。

  『快上去呀。』他低聲催促著。

  我的腦袋竄起薇菈稍早說的話:女人都會捍衛自己的感情,面對一個女人緣極好的男人,妳要學會戰鬥。

  薇菈給了我勇氣,我吞了口水大聲地說:『我們一起上去。』

  他見我不妥協的表情凝在臉上,輕吐一聲,轉身對著美琪說:『妳走吧,我跟妳已經無話可說了。』

  『我其實還是很愛你…相信我。』她努力仰起一抹苦笑,棲身抓著姚嘉祥的外套。

  他一臉雜亂思緒表情地別過頭,道:『別跟我說這些話,我不想聽。』

  美琪不肯退讓,直低啞著嗓子說:『你聽我說,這一切都是小燕搞的鬼,你為什麼不相信,你去找她出來對質呀。』

  『已經是過去了,我不想再把這件事拿出來講,妳回去志佑那邊,算我求妳。』他已經是萬分無奈,滿臉倦容。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跟小燕的事,你不也背叛我?說我有錯,你也錯了呀,為什麼不在乎我一點,如果你眼裡有我,我也不會…』美琪摀住臉龐低聲啜泣,肩膀的無力很明顯。

  姚嘉祥雙手撐在腰間旁的側影是多麼的無奈,遠遠地,我看見他們兩人正以我不知情的過去在重回現場,我在一旁替他感到難過。

  沉默了久,冷空氣裡只有美琪的啜泣聲,他回頭看了我一眼,眼神中的落莫有了篤定的意味。

  『我們早就結束了,妳走吧,我現在很愛我女朋友,我不想讓她感到不安,以後別來找我了。』他低言拋下一句,走到馬路伸手招攔計程車。

  如果,我手上有錄音機,我一定會把他那句話錄下來,心頭暖緩,我站直身軀看著他的背影。

  美琪緊拉著他的手,斥怒著:『才幾個月而已,你可以說變就變?阿良說你跟那女的交往根本只是故意讓小燕知難而退,想讓我知道…』

  『夠了!為什麼我的感情就必須被你們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當作八卦在聊,你們有誰真的來問過我嗎?當事人是我,我沉默不代表我就必須忍耐你們這些女人一天到晚講著我的八卦當有趣。』

  他大聲怒斥甩開她的手,仰起我從未見過的冷漠表情,冷冽朝對著美琪說出了難看的字眼:『我的忍耐有限度,妳就直接跟我說妳要借多少錢?不用在那邊拐彎抹角想要和好。』

  美琪仰起受傷害的表情,『你說什麼?』

  『難道不是嗎?別以為我不知道妳那群夜店姊妹淘在我背後替我取的綽號。』他掏出香菸點燃,眼露睥睨地續說:『說我什麼?背在身上的提款機?凱子?花我的錢是天經地義?乾脆說我是妳的銀行算了,每次出去打給我就是幫妳去KTV結帳,妳姊妹買名牌關我什麼事,我為何要一天到晚幫妳付信用卡費,耍我呀!』

  我驚訝地慢步靠近,不是想跑去哪,而是發現姚嘉祥情緒失控了,他不應該說這些傷人的話,我也懂他不是故意的,可是必須要阻止他的暴走行為。

  我伸手拉著,對著他的怒氣搖頭,他怒眼對準我後漸漸平緩了脾氣,微微張口將話都吞回去,啞聲愁然地說:『我要上去了。』

  他拉著我直走進大樓,我頻頻回頭看一臉茫然的美琪呆站原地,而他再也沒說半句話。

  這一夜,意外讓我撞見他對前女友的感情原來是這麼地深,深到寧願被陌生人取笑也不在意,用情到只要她開心花錢,那他就努力賺吧!

  心酸,我替美琪感到心酸。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納蒂亞(阿貓) 的頭像
納蒂亞(阿貓)

《囈語,幸福33號房》謝謝你,我的愛

納蒂亞(阿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