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鏡頭下的我》13-1

 

 

  他走到房間後,將身上的衣服都褪去,黯然不語走進浴室裡,我在床沿將床邊燈擺好位置,燈泡裝上,我聽見沖水的聲音裡面夾著悲憤水調。

  我脫下上衣,打了冷顫,一件件褪去後沒敲門走進浴室。

  他雙手撐牆埋在蓮蓬頭灑下的水花裡,我裸著身從他背後環抱,水珠從我的肩膀滑落到腳底,沾濕了我的雙眼。

  『我不是故意要說那些話…』

  『我知道。』

  他扭過身,我勾住他的脖間直接堵住他的嘴。說刺傷人的話語,聽的人受傷,說的人更難熬,我懂這些道理。

  他愁然地對我說:『對不起…』

  眼神是這麼悲慟,我搖了頭細說:『那都過去了,我相信你。』

  他低頭擄獲了我的唇有著憤怒,我讓他發洩,將我壓在磁磚牆上,冰涼抵不過炙熱身軀,我順著他結實的大腿直挑勾住,讓他的悲憤進入我身。

  他像是要把我揉進他的身子裡,一遍遍地,怒火慢慢轉為熱火,在水花中,我似乎聽見,他不斷在我耳畔細語繚繞愛語。

  關掉熱水,我們又回到床上做愛,火舌的舐吻下,甘心為他而熔化。

  這次,換我擁抱他入睡,他那隱藏的脆弱,我猜,可能只有我看的見。

  隔天早上,他恢復了精神,一如往常穿上帥性筆挺的西裝,替我開了暖氣機,將鑰匙擱在床邊,在我尚未甦醒的迷濛雙眼上輕輕落下一吻。

  『我去上班了。』

  他離去後,我仰懶低鳴,翻過身把臉埋進他殘留氣息的枕頭內,又沉沉地睡去。

 

 

 

  姚嘉祥的過去,我正在感受著,可是我的過去呢?他一句都沒問過。

  甚至是公寓裡滿牆面的照片,他連疑問都沒有。

  是不想知道,還是在等我開口?

  我回到公寓,打算將一些東西收拾,也該,整理了。

  時間正以我訝異的速度流逝,當我看見日曆上的日期才發現,今天是一月十日。

  我凝視日曆好久,隨後溫然一笑,『終於到了。』

  沒想到,我會輕鬆對待這一天的到來,時間累積,回憶裡只剩下模糊的香氣。

  我開始把牆上的攝影照片拿下,一張一張仔細看過這些在你鏡頭下的我,已經要說再見了。我用乾布擦拭過後通通放進儲藏室內整齊疊好,在裡頭找到一個塑膠箱子走出客廳,將菸灰缸和那包菸都收進箱子裡。

  你的鋼筆、筆記本、CD、馬克杯、遺留的襪子、內褲、書本,還有寄不出去的明信片跟你送給我的相框銀墜子,通通都擺進箱子內,在收拾的過程中,我做了最後一次的回味。

  轉開音響收聽廣播,裡頭傳出氣象報告預估下午有雷陣雨,未來一周內有豪大雨發生,我打算等一下去賣場替姚嘉祥多買幾隻傘。

  我轉到小酒櫃前,一幕幕過往的情節埋入我腦海,心刺痛不比過去重,可能是最近替姚嘉祥痛太多次,所以麻痺了吧!

  我將所有的酒瓶都拿下放入箱子裡,最後,凝視在裡頭。

  『再見了,阿潦。』

  蓋上盒蓋,奮力推進儲藏室,將它埋在最裡頭,用一塊布將相框照片和塑膠箱子蓋上。

  稍微打掃一下,拿了錢包穿上外套去大賣場購物,走在路上,我望過馬路上的一切都沒改變,我走過了甜酸各一半的七百三十天,在浮動與不安的日子裡,我遇見了安穩,陪我熬過了最尖酸的十天。

  我深呼吸一口台北的氣味,腦中浮現出姚嘉祥的身影,漾起笑容,繼續向前邁進。

 

 

嘿,阿潦…

從今天開始,我要停止想你的每一天,

我必須要全心全意經營現在的安穩,

已經到了七百三十天,不管你在哪裡,

我都希望你可以看見,

現在的我,

很幸福,很幸福…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納蒂亞(阿貓) 的頭像
納蒂亞(阿貓)

《囈語,幸福33號房》謝謝你,我的愛

納蒂亞(阿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