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PS:謝謝,我的愛1》

p122792617678.jpg 

  醫生說:『心因性失憶症。』

  因為接受到強烈的刺激,所以心靈上受到創傷,故意選擇了對自己有利的記憶,而遺忘了會造成恐懼的記憶,腦部啟動了自我保護機制,自動按下了Delete。

  姚嘉祥說:『妳的腦部有塊橡皮擦。』

  我說:『難不成是感冒吃了我的記憶?』

 

  

  一連下了兩天豪雨,天空難得放晴了。

  洗衣機轟隆滾動,我忙進忙出拿著拖把從客廳的前頭一路跑到尾,挺直了背,伸手將流下的汗珠擦去。

  幾秒鐘,從晒衣間傳來輕快的音樂聲,叮咚啦啦聲響起,姚嘉祥從房間裡走出直到晒衣間將床單通通取出。

  『妳要跟我上頂樓嗎?』他問。

  我望過身後客廳的窗台外,凝視天空的雲層,擔憂說:『你要曬頂樓嗎?我怕下午會下雨耶,而且我等一下就要去工作室了,如果下雨怎麼辦?』

  『我會在家呀。』他走到門口停下等著。

  我將拖把擱下,輕快步地朝他走去,我們一同搭了電梯上了二十五樓頂。

  暖活的一天。

  彷彿春天已經悄悄來到,冬末冷風帶著暖意吹過我們身邊。

  他輕鬆地拉開加大尺寸的床單,我嬌低身子只能扯著一角,稍微上下甩一甩撫平皺摺,覆蓋在晒衣繩上,用衣夾固定住左右邊。

  我拿著枕頭套在一旁甩著,自顧忙碌,其實也沒做到什麼,都是他修長的身高有了晒床單加分效果,我只有遞衣夾的份。

  手牽手,又一同下樓。

  我問他:『為什麼我變成你太太?』

  他笑:『這樣不好嗎?』

  不好嗎?我不知道。

  一覺醒來,我的部分記憶不見了,也變成了他太太,他突然放了長假,每天陪在我身邊,還計劃說要出國去玩。

  一覺醒來,我的周圍全改變了。

  我突然驚愕:『該不會…我連跟你結婚都忘了?』

  他微抬眉輕笑,手揉著我膨鬆的髮,說:『那是情勢逼緊,沒辦法才這樣說的。』

  有時後,我覺得姚嘉祥的手好溫柔,可是卻夾著看不見的悲傷在裡頭,力道太輕,也讓我感到淒悲。

  為什麼?

  半夜,他總是醒來好幾次,檢查我的睡眠,替我蓋被子,還幫我脫落的睡襪穿上,擁著我,很輕、很輕。

  他那二十四小時忙碌的手機,突然十二小時都關機,整個世界變成兩人世界,他製造了甜蜜的兩人生活,讓我深陷在被他寵愛滿滿的懷抱裡。

  午餐過後,他開車載我去工作室後就離去。

  我已經延遲了稿子交付的日期,一進屋內,趕緊開機將草稿傳去給艾偉。

  我盯著牆上的日曆,疑惑地問薇菈:『十號是什麼日子?我幹嘛圈起來?』都已經過了六天。

  薇菈斂下眼畫著手中的稿紙,半响,道:『妳跟姚嘉祥的結婚紀念日呀。』

  『亂講,他都老實說那是沒辦法才這樣說的。』我翻了下一頁,沒記錄任何東西。

  『妳就當作是吧,不想嫁給他嗎?』薇菈轉身從包包裡拿出一張照片。

  我湊過去看,『哇…都黑黑的,哪個是頭呀?』是寶寶超音波的照片。

  她指著一點說:『我兒子的頭。』

  『根本看不出來。』我拿下仔細看清楚,心中也繪出和姚嘉祥結婚後的畫面。

  薇菈看我的表情,有時候很凝重,可是會掩飾表態,小野也是,丹尼爾也是,只有姚嘉祥的表情是悲傷。

  『我喪失的記憶部分很重要嗎?為什麼我總覺得哪裡奇怪。』我悠悠地問。

  『不會呀,妳想不起來就算了。』薇菈閃爍眼神,轉身又埋進稿紙內。

  我高舉著超音波的照片,喃聲:『不知道嘉祥喜不喜歡小孩。』

  究竟,空了的那一塊,跑去哪躲了,曾經在哪聽人說過:只要被記憶包覆住,人,永遠都不會遺忘。

  那個昨夜出現在夢裡的身影,模糊不清的臉孔,蒼茫的地方,海水波動的岸邊,到底是誰在跟我揮手。

  那個下了雪的海邊…

  似曾相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納蒂亞(阿貓) 的頭像
納蒂亞(阿貓)

《囈語,幸福33號房》謝謝你,我的愛

納蒂亞(阿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