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謝謝,我的愛2》16-1

p123382238789.jpg 

 

  過了寒冷的一月,氣溫開始緩緩回溫中。雨,比較不常下了。

  姚嘉祥早餐過後接到一通電話,就趕去公司說有要急事。

  我幫狗取了一個名字:大少爺。

  因為它的個性挺囂張,一付富家子弟的模樣,連走路都抬頭挺胸楚楚有風,高貴的狗王子。

  不過姚嘉祥堅持要叫它波奇,好像餅乾的名字。

  下午必須等他回來一起去公寓整理,再過兩天就要搬離開,回頭還要去買化妝台和一些廚具回來。

  一個家,漸漸架構中,這就是婚姻生活嗎?

  他會想娶我嗎?

  如果我們不結婚,以後我會如何呢?

  時間漸漸逼近中午時刻,我放下躺在我腿上昏昏欲睡的大少爺走去房間整理一下,因為下午要去公寓,所以我正在找鑰匙。

  『奇怪,我丟去哪了?』

  我到處拉抽屜找著,從房間找到客廳,眼睛盯著書房的門板,心理頭疑惑下,開了門走進去。

  書櫃上的書不多,很整齊的擺放,新型的桌上型電腦似乎很少用,我拉開抽屜找尋鑰匙,卻拉到一個上鎖的抽屜。

  整個家,沒有祕密,唯獨只有這個抽屜是深鎖,裡頭是放重要文件嗎?

  不疑有他,我轉身離開了書房,門鈴響起──

  門外站著一個很美麗的女人,性感看似昂貴的小洋裝,修長均勻的腿,每一處都讓我驚豔她的撫魅,她冷眼看我,毫不客氣地將我推開,自己就走進來。

  『請問…』

  她像是很熟這個家的格局,自顧地坐在沙發上拿了桌上的煙灰缸自己抽起菸來。

  我疑惑下一直在觀察她的表情和舉動,她突然出聲:『不錯嘛!把這個冷冰冰的屋子搞得有模有樣,還養狗..嘖!』

  她捏熄了菸頭,朝著飯廳走去,伸手將我早上才插好的百合花丟到垃圾桶裡,鄙棄地說:『妳不知道嘉祥不喜歡家裡擺這些花花草草嗎?』

  『妳到底是誰?這樣不會太沒禮貌了嗎?』我怒氣萌生,她憑什麼這麼做。

  我將花從垃圾桶撿回,用水沖洗一遍,轉身怒道:『我不管妳是嘉祥的朋友還是同事,擅自走進來就是不對!』

  『別一付女主人的模樣,半年前我還是嘉祥的女朋友,論資歷…』她上下睥睨我,哼聲道:『妳還差得遠。』

  喔,我完全無話可說,為何我知道她是姚嘉祥的前女友卻不感到意外,反而只是怒氣直升,這麼美麗的女人心地居然這麼糟糕。

  『請妳離開。』我突然想起薇菈好像曾經告訴我一句話。

  女人都會捍衛自己的感情,面對一個女人緣極好的男人,妳要學會戰鬥。

  這句莫名的話竄進我腦裡,我鼓起了勇氣,替她開了門,『這裡不歡迎妳,請妳離開。』我再三強調著。

  她不走反坐,那一身刺蝟的模樣突然褪去,又抽了根菸,眼神迷濛,我們各處一方沉靜在只有煙霧的空間裡。

  『妳知道我跟嘉祥在一起時有多痛苦嗎?』

  她變的好憂鬱,這樣卸下武裝,變得更美了,渾身散發自信跟成熟,一手一投足都是計算過的優美姿勢,在外型上,她真的跟姚嘉祥很相配。

  我將門關上,拉了小椅子坐在她面前,緩問:『真的很痛苦嗎?』

  她愣了一下,隨後哈笑起來,勾著連我都心動的笑容說:『我聽阿良說妳讓嘉祥改變很多,我今天來只是想知道,小燕究竟輸在哪,她用盡心機想盡辦法騙嘉祥上床,那次分手我真的以為他會小燕在一起,沒想到跑出妳這個程咬金,她真的氣死了,爽快!』

  我不太了解他們三人之間複雜的感情,可是我知道…她一定很愛姚嘉祥。

  『我努力了兩年,都無法讓他準時在九點下班陪我去吃吃東西,也無法讓他從工作中轉移注意力到我身上,我忌妒的不是那些總是圍繞他身邊的女人,而是他的工作,他的眼裡永遠只有工作…』

  大少爺慵懶地走到她腳邊磨蹭,她伸手摸了摸大少爺的頭,憂道:『更別說要養寵物了。』

  怎麼她口中的姚嘉祥跟我眼中認識的不一樣,我無法發表意見。

  『我不是故意要花他這麼多錢,我只是生氣,我氣他老是敷衍我,我貪玩,要他陪陪我,老是一句沒空拋下我,我氣到叫他來幫我付錢,只是為了要看他一眼罷了,好可笑的一對情侶。』她取笑自己的無力,落寞的表情。

  她將大少爺高高舉起,『那時我也跟他說想養一隻狗,他卻說他沒空幫我帶去散步…』她嘆聲氣,問:『我們到底差在哪?為什麼我花了兩年,妳只花了兩個月?』

  我側頭想了一遍,說:『一開始也不是這樣,我覺得應該是前一陣子我生病了,所以現在他…』

  也不對,我所認識的姚嘉祥打從一開始就是這樣,溫柔體貼,凡事都站在我這裡為我著想,小心翼翼地對待我,直到現在更是放慢步伐在配合我。

  『算了,反正我懂了。』她站起身拿起隨身的包包走到門口,開門前,像是想起什麼又轉身對我說:『給妳一句忠告,緊緊抓住嘉祥,他是個條件非常好的男人,在妳看不見的地方,他的身邊一直都有女人戰爭,包括我在內,我是不會放棄他的,所以妳就加油吧!』

  面對一個眼裡只有工作的男人,女人戰爭,很重要嗎?

  我關上門,轉身抱起大少爺陷入軟綿綿的沙發上,在大少爺的毛髮上有兩道香水味,一道是姚嘉祥早上抱它時殘留的,另一道是前女友的。

  可是,卻沒有我的。

***

  聽說,香味可以引誘人的記憶輸出,那我遺失的記憶也可以用氣味來尋找嗎?

  我打開姚嘉祥的衣櫃,一股西西里柑橘夾雜麝香木的氣息散緩開來,我一直以為他身上的香水味是紫檀木,結果居然是白麝香。

  一排排的白襯衫和深黑色的西裝佔據了衣櫥的一半,另一邊是他特地空出來要給我放衣服的空間。

  我伸手拿了放在裡面的香水瓶,DOLCE&GABBANA,透明瓶身淺藍色的瓶蓋,他的品味,他的沉穩。

  我湊進聞著,有葡萄柚皮的香氣,四五種氣味夾雜在內變成了姚嘉祥獨一無二沉穩的氣息,無時無刻包圍著我。

  我眷戀地放下香水瓶,『怎麼還沒回來。』

  這天下午,天氣轉陰又變晴,不穩定的氣候跟我的心情一樣,他好像忙了半天,回來時都已經是晚餐時刻。

  公寓也就無法去整理,那個包裹我還是沒找到,遺失的記憶也沒找到,而公寓的鑰匙原來一直在他身上,難怪我找不到。

  七天後,我搬離了公寓,大多數的傢俱都往工作室擺,我特地趁姚嘉祥不注意時去儲藏室看那天的他到底再看什麼。

  可是,什麼都沒有,連布的影子都沒瞧見,我也想不起來究竟我在那裡擺放了什麼雜物。

  ────有點…在意。

  我的新家很大,可以和大少爺在客廳跑來跑去訓練腳力,臥室裡也擺了新的化妝台上頭堆滿我的保養品,我的影子在這裡開始灌注了。

  我們在客廳陽台種起花草,也幫大少爺佈置了一個溫暖的床,他要我去買台小車代步,從這裡到工作室有段距離,他沒辦法每天接送。

  因為,再過三天,姚嘉祥就該回去上班了。

  而我卻埋慌在不小心看見他一個月的水電費單、大樓管理費、房貸、車貸、白金信用卡的帳單,這些支出的總額讓我感到慌張,零零總總加起來的支出金額,完全超過我努力畫個不停一個月的稿件費。

  我甚至看見他的信用卡帳單消費項目,幾乎都是花在餐廳和喝酒的場所,每個月都一次付清,然後又增加差不多的金額,每個月金額高達四、五萬,有幾筆還是一次刷八千、一萬的唱歌費用,我猜這些全是應酬的交際費用,我訝異在他對公司業績的投資報酬率到達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

  他是該賺錢養家沒錯,不管他一個月賺多少錢,年薪有多可觀,光是這些支出,不工作的話,沒幾年,存款簿裡頭的金額一下子就會減肥變的超瘦。

  我開始積極連絡艾偉:『幫我多接些稿件吧!求你~~』

  我,在幸福後,第一接受到的訊息就是:生活上的現實經濟是要兩個人共同努力的。

  正式同居生活,早上,我們從各自的懷抱中睡醒,玩鬧幾分鐘,捨不得從床墊上離開,吃早餐,澆花,整理家中角落,跟大少爺玩耍,晚上吃吃有點情調的晚餐,邊看DVD邊打睏,熱火纏綿後又在他的懷抱中睡去。

  安穩又絲毫無煩惱的生活,如此被揉在懷裡疼愛又幸福滿分的我,想要跟姚嘉祥附耳說句:『謝謝你,我的愛。』

  緊接著,我的生日再過兩個禮拜,就要報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納蒂亞(阿貓) 的頭像
納蒂亞(阿貓)

《囈語,幸福33號房》謝謝你,我的愛

納蒂亞(阿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