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的巴黎貓《digu》
在此發表任何文字故事都屬阿貓著作權所有,請勿在使用權人尚未答應前擅自轉載或盜用,每一篇故事都有流動性的比賽或閱覽中,以文會友希望能友善及尊重的相處在每一個文字跳躍裡唷。

愛,為何如此諷刺,

為了這場愛

嚐盡了每夜寂寞的日子

可是,逃離這場愛,卻使我陷入了更深淵的煎熬裡。

我愛錯了你,卻在我心底生了根,

延伸到我肌膚裡每一處已經無法拔除。

一樣的天空下,

我可以感受你也在同樣的空氣裡隨我一同呼吸,

我已經無法放開再也看不見未來,

這場愛已經崩潰,我們不是輸給對方,

而是輸給自己都無法抹滅的孽火。

 

記憶,會疼。

孤單,會使人瘋狂。

這荒謬的愛情,總是在夏日吹起炙熱的回憶───

無法抹去,一輩子都無法將你從我生命記憶裡徹底的消滅去。

 

 p127996807765.jpg

 

 

  艷陽高照。

  攝氏直逼三十六度的氣溫下,一抹嬌小的身影騎著五十CC的輕型摩托車速度直飆前進,臉上掛著些微的怒氣。

  一棟水泥牆面漆上鵝黃色系的透天厝,高掛的木製招牌上刻著:澄馨室內設計。

  溫馨又清涼的玻璃大門框邊裝上彷舊刷白的木條設計,大門前的兩側小花園營造出緩慢的樂活,經過這間公司的路人不免被這乾淨純粹的設計給吸引,小花園上的七彩風車隨著清風不斷地轉著沁涼。

  目的地就在眼前,段思佳緊急煞車將機車丟在一旁,手裡抱著個大包裹,氣沖沖地推開玻璃門,門上的風鈴隨著推動響起了清脆的鈴聲。

  辦公事裡一共四張桌子各倂排在左右兩邊,桌內的人各個低頭做事,聽見風鈴的輕脆稍微抬起來,微笑打著招呼。

  『今天佳佳那麼早來呀?』

  『放暑假了吧?』

  和諧的氣氛恰當,與她臉上的低霾有了兩極的落差,她將玻璃門關上後,氣憤地問道:『我哥呢?』

  『段大哥在樓上,怎麼啦?』說話得是年紀二十二歲剛進入這間室內設計滿三個月的新人設計師助理,朱唯燕。

  她並不想回答任何問題,股著張臉直奔向後方的樓梯,三步併兩步衝向上不猶豫地推開了其中一道門,門板上寫著:段宸鈞。

  門板碰一聲直擊牆面,聽見這不客氣的開門聲,裡頭的人低頭畫著設計稿,頭連抬都不抬也不需確認來者何人,直說:『妳要我說幾次,開門小聲點。』

  佳佳將手中的大包裹丟置他眼前,阻擾了他和設計稿的距離,大聲直罵:『臭哥哥,沒家教,為什麼連續兩天沒回家?』

  段宸鈞將大包裹拿開,撫平了紙張又低頭繼續畫著,平線的口音問:『妳今天開始放暑假嗎?』

  『我在問你話,為什麼兩天沒回家?』佳佳提高音量索問著。

  他嘆了口氣仰靠在椅背上,疲倦的雙眼凝視著佳佳那張氣的帳紅臉的小臉蛋,拿起了大包裹打開,假裝好奇的翻著,『這是什麼?』

  佳佳知道他在迴避問題,步向前將大包裹壓下,直仰著大嗓門吼著:『不回家就永遠別回家好了,我已經幫你把行李整理好了,永遠都別回家算了。』

  段宸鈞蹙眉縮脖地壓住耳朵,面對這個已到了青春洋溢、風姿盎然卻脾氣不穩定的小妹,他實在沒轍。

  桌上的手機傳來鈴聲,他趕緊接聽又壓低音量回應,表情在此刻有著鬆懈的神情,那輕鬆的語氣聽在佳佳耳裡是件罕見的事。

  『我等一下去接妳,妳等我三十分鐘。』

  掛了線,他起身拿起披在椅背上的外套穿上後,步向佳佳的面前揉了揉頭,輕聲地說:『不是說暑假一到就要去找工作?快去呀。』語畢,他便離開了辦公室。

  他並不是帶著開心的表情離去,而是憂寡的眼神看見了莫名的鈍芒。

  『哥哥要去跟誰赴約?為什麼有這種心情轉變?』佳佳自喃著不安。

  她趕緊尾隨在後下樓,追上時,段宸鈞已經推開玻璃門離去,她透過玻璃門看著他的背影,一抹最初的記憶浮上她的腦海內。

  『段大哥又要去接那個小姐,已經第三天了唷。』朱唯燕看著牆面上的時鐘,連續三天,段宸鈞都在同樣時間出去。

  『什麼小姐?』佳佳轉過頭問著,接到的訊息卻是大家曖昧的眼神。

  『我在猜段大哥的喜事應該近了,那個林嘉茹我倒是知道她的背景。』一直都沉默在朱唯燕身邊的女人突然開口,她是葉玉玲,澄馨室內設計工作室裡最資深的室內設計師,一年前跟著小偉跳槽而來。

  顏瑋在二樓另一間辦公室裡就聽見爭吵聲,他下樓察看狀況不料卻看見這場看似平靜其實不然的風暴。

  『林嘉茹?我怎麼沒聽哥哥說起?』佳佳微愕著,內心直想:哥哥真的打算忘了一切嗎?

  『林嘉茹是富楊開發的千金吧?上個月瑋哥接了他們的別墅樣品裝潢案,後來那個林嘉茹就常來找段大哥啦,對不對?』朱唯燕一付談論八卦的口吻,臉上替自己老闆開心著,要不是被她上星期在華納威秀門外目擊到他們兩人親密的走在一起,不然他平時一付冷凜的模樣,她還以為自己的老闆性向有問題。

  『騙人?怎麼可能?』佳佳愕然地低吼著。

  『妳怎麼站在這裡亂吼?』小培挺著六個月的肚子推門走入,一進門就看見佳佳那晴天霹靂的表情。

  『小培姐…』

  小培一臉疑惑地將她拉到後方的沙發區壓下,『怎麼啦?』

  『哥哥交女朋友了?』佳佳不想拐彎抹角,直接就問。

  小培一聽,臉色微恙但馬上收回訝異不想讓佳佳發現微妙的差錯,她輕聲地說:『佳佳妳聽我說,林嘉茹是個不錯的人,我看過她幾次……』

  『哥哥交女朋友了?是不是?』佳佳憤然起身,雙眼不敢相信耳朵裡聽見的事實。

  小培摸著滾圓的肚子,垂眼望向站在樓梯邊的顏瑋,只見顏瑋蹙眉輕輕搖頭食指抵在唇上表示別說。

  『妳們在瞞我什麼?為什麼哥哥交女朋友我會不知道?哥哥為什麼會交女朋友?』最後一句幾乎是低吼著,她越來越憤怒,越來越傷心。

  小培試圖將佳佳的情緒安撫,『宸鈞總有一天也會遇見一個適合的人,林嘉茹的事情他會找一天告訴妳,不先讓妳知道是不希望妳為了他的事情煩心,妳在升學班課業重……』

  『這都是理由!』佳佳摀起耳朵拒聽這些不像是理由的理由。

  小培蹙眉厲然道:『不許妳再這樣鬧小孩子脾氣下去,支持哥哥不是妳應該要做的事情嗎?』

  『我支持哥哥所有的決定,但是不是要哥哥背叛我們……』

  拋下這句話,佳佳忍住淚低頭跑出辦公室,發動機車離去。

  我們?

  辦公室裡的人面面相觀不理解佳佳話中涵意,這句「我們」也只有顏瑋和小培心知肚明她指的是誰,可是……已經過了四年了,不是嗎?

  如今說是誰背叛誰,也都不重要了,「那個人」就像是從這世界上消失一樣,音訊全無,連個影子都看不見。

  第四年的仲夏,吹起了一股令所有人都難熬的輕風,沉寂已久的熱度直直焚燒還沉溺在過去回憶的人們。

 

 

--- To be continued

 

 

Copyright © 2007-2010 Nadi_Kitten All Rights Reserv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納蒂亞(阿貓) 的頭像
納蒂亞(阿貓)

《囈語,幸福33號房》謝謝你,我的愛

納蒂亞(阿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