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8073996053.jpg 

 

 

  佳佳不哭。

  她不會讓哥哥這樣為所欲為的生活下去,如同沒有了靈魂,一個人自私躲在灰暗的過去將身上的時間停留,別人看不出來,她可是一清二楚。

  他明明還在等待奇蹟出現。

  一年前,他們搬離開了那棟小公寓換到這棟四樓半的透天別墅,表面上是新房子、新裝潢、新生活,可是客廳粉刷的色彩、廚房系統設備的高度,以及一直鎖上門鎖預留的那個房間,所有的一切不就是在等待某個人回來嗎?

  每到了初夏,半夜裡總是傳出德布西的月光曲不斷的流複著,一次又一次,一夜又一夜,不間斷的四年來,月光已經取代了思念。

  她趴在床上氣到疲累漸漸睡去,直到樓下出現些微雜音使她清醒後,她趕緊下樓卻看見哥哥拿了些東西又離去。

  一個人站在這七十坪的房子裡顯得空寂,她頹望著緊閉的門板,一顆眼淚不聽使換的落下。

  她好想回到當初的小公寓,雖然三餐吃的是便當,睡的是硬床,日子不好過,但是卻很真實的存在過,至少不像現在這般冷清,明明是最靠近又最疼愛自己的哥哥,何時變得如此遙遠,她已經猜不透也看不清了。

  她好懷念過去的日子,那個曾經擁有那個人的存在回憶。

  自從哥哥和顏偉一起出資合開了那間室內設計工作室,在加上去年小培嫁給顏瑋後便離開原先的公司,三個人全心全意的經營這間工作室,他們生活可以說是一個月比一個好,過去每年夏日總是流著汗水睡覺,想買顆西瓜也要想半天的那種日子已經不復從前,那段過去,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她環看著大客廳,歐式典雅的裝潢是哥哥精心設計的成果,可是那台液晶電視在這一年內使用不到十次,她步向客廳內將電燈全點亮,這裡所有的一切都還沒結束傷痛。

  這裡不會有屬於那個人的足跡,卻保留了一絲或許有可能性的錯覺想像,天花板上的仿梵蒂岡壓克水晶吊燈,地板上的鵝黃絨毛大地毯,L型的軟布羊皮沙發以及只有一節高的低桌,這種低調奢華從來就不是屬於他們的居家風格。

  種種跡象都在顯示,段宸鈞一直沉溺在自己的世界裡,建築著自己的期盼。

  她憂然的走向玄關望著眼前的鞋櫃,打開它,是空蕩的回應。

  『你也在等你的主人回來用你對不對?』

  桃木製鞋櫃,裡頭一雙鞋都沒有,它也在等待屬於它的主人回家……

 

*  *  *

 

 

  『是Debussy的Clair de lune,你真的很愛這首曲,總是聽你放這片CD。』嗓音甜美如蜜帶著嬌氣,輕輕脆脆的聲線,甜而不膩。

  『嗯…是習慣的喜歡。』段宸鈞單手握方向盤,另一隻手分心看著手機裡的簡訊。

  林嘉茹眼帶著愛戀凝視他,她今天告訴父親希望想嫁給段宸鈞的事情,這事也讓他清楚明白他們之間的交往是以結婚為前提。

  今年滿二十六的林嘉茹剛從法國巴黎的凡爾賽國家音樂學院畢業,是高優生的小提琴見習生,回來台灣度假在父親的工地裡遇見段宸鈞,第一眼就淪陷。

  她還記得三個月前的突發狀況,那時她是背對著工地大門與父親在聊天,突然一雙大手迫切地將她拉過身,雖說有點沒禮貌的衝突,但是她卻對段宸鈞那雙洩漏空溯寂寞的雙眼下陷了。

  那一天,正是準備進入五月春末梢。

  『我爸爸問說我們什麼回去正式跟他們拜訪?』

  段宸鈞將手機放置一旁,短時間並無回答,雙瞳頓化著光折線沉入了思考,默後,他開口:『再過幾天吧,我還沒跟我妹妹提起這件事。』

  『佳佳,你是說佳佳吧!什麼時後介紹給我認識,我好想見見她唷。』輕柔的聲線在車內疊入段宸鈞耳底,也跌進一塊不易被人發現的私密地帶。

  兩秒鐘,他幾乎快要失神。

  將車子停在公司門口,他告知林嘉茹要進去拿份文件叫她先在車上等著,隨後便進入了公司內。

  林嘉茹下車看著眼前這棟精巧設計的公司外觀,她打從第一眼就愛上這裡的設計,那時後她還在想:一個大男人是如何擁有這般溫柔的色系呢?

  想當然在那豪氣的外表下也擁有著一顆溫柔的心吧!

  她仰著嘴角覺得她所期盼的幸福就要來臨,想到此就掩不住喜悅的微笑。

  手機在包包裡響起,她看著手機裡的簡訊上寫著:

  ───嘉茹~不得了不得了,妳的小提琴之神-亞斯魏來台舉辦演奏會了。

  她驀然眼睛睜大,重複看著這簡單的訊息內容,難掩興奮促使她回撥了這通電話。

  『朱莉亞妳說得是真的嗎…』

  佳佳脫下安全帽的手不斷地輕顫,睜大雙眼看著那思念已久熟悉的背影站在哥哥的車子旁,一時之間以為自己眼花了。

  她踩著不敢相信的腳步靠近那背影,耳裡聽見了對方正在講電話的聲音,眼眶裡的淚水直直打轉。

  她毫不猶豫地衝向前緊緊擁抱住那人,低喊著『我好想妳…』

  林嘉茹被突如其來的擁抱怔了身子無法反應,拿在手中的手機還沒掛斷,她回頭看著陌生的女孩不知所措。

  佳佳懷著喜悅抬頭,卻看見陌生的臉孔,喜悅的微笑僵在臉上,默後趕緊放開雙手直說:『對不起,對不起……』

  『沒關係。』她輕輕地說。她看著眼前的小女孩有著一股熟悉度。

  知道自己認錯人感到羞愧,對方的聲音像是懸在半空中,讓她暫時緘默在這令她疑惑的聲線之中。

  簡直快要一模一樣的聲音。

  她看著半掩的車門,意識下猜想她和哥哥的關係,她退了幾步腳,抬眼看仔細對方的輪廓,當陽光折射在兩人之間,佳佳沉眼了。

  不一樣,長的一點都不像,只有頭髮的長度一樣,聲音很像,不過眼前的人,聲線沒那麼細膩,可是那背影卻是可怕的相似度。

  這樣代表什麼?

  就算是背影像,但畢竟不是她呀。

  段宸鈞雙腳一踏出公司外就看見這意外的場面,兩人同時回頭看著他,林嘉茹搶先舉手側頭微笑著,佳佳愕然的在兩人之間來回注視,她突然想逃。

  他站在原地凝視著佳佳,他知道她不開心了。

  稍早,小培傳了通簡訊勸他要告知佳佳一切,要他快點找時間將全部得事情都告訴佳佳,時間拖越久越對她不好,也順便提醒一句話:大家都不贊同你的決定,但是卻是你自己的幸福,別選擇了錯誤的婚姻,到時候受傷的人會是三個人。

  佳佳由錯愕轉為憤怒,伸手對著林嘉茹一指,直問:『她是誰?』

  『別這麼沒禮貌。』

  他步向前將她的手拉下,林嘉茹笑顏逐開默然了一切,看著兩人相似的臉孔,她馬上知道這女孩應該就是他的妹妹,於是展現著應有的禮節伸出手。

  『妳好,妳是佳佳吧?我是林嘉茹。』

  佳佳冷眼看著這雙手,她平聲地反道:『妳再說一次。』

  林嘉茹愣了眼,她感覺到佳佳莫名的防備心以及無形的排斥,一時退縮望著一旁沉默不語的段宸鈞,卻發現他的臉上出現了掙扎。

  『妳不要這樣。』他無奈中的口吻很沉重。

  『那我也請你不要這樣。』

  公司內的人通通擠到玻璃門前看著,大家都為那一觸及發的氣氛捏著冷汗,顏瑋趕緊撥通電話通知小培,事情已經到了不是隱瞞就可以算了的方向。

  『佳佳……』段宸鈞嘆氣將她拉至一旁,不料卻被她甩開了手,一時間他怒了。

  『不管妳要怎麼想,再過幾個月我跟她就要結婚了,她是妳未來的大嫂,妳要習慣。』他大吼著。

  『好呀,要我習慣可以,那你把家給拆了,我就叫她一聲大嫂!你做得到嗎?』她不甘示弱的吼回去。

  『妳這死小鬼究竟在說什麼呀?把家拆了要住哪呀,妳以為我錢很多嗎?』

  『你不是很厲害,去賺呀,不然搬回去以前的房子啊!』

  『妳也不想想是誰給妳這麼好的生活,妳居然還這樣刺激我,找死啊?』

  『我不稀罕你的臭錢,不稀罕這間房子,你越來越討人厭,根本是個食古不化的臭老頭。』

  所有人看著他們一來一往的怒吼,爭執的話題已經嚴重脫了軌,看在林嘉茹眼底,她未來的小姑似乎有很嚴重的戀兄情節,這下子該如何是好?

 

--- To be continued

 

Copyright © 2007-2010 Nadi_Kitten All Rights Reserv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納蒂亞(阿貓) 的頭像
納蒂亞(阿貓)

《囈語,幸福33號房》謝謝你,我的愛

納蒂亞(阿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