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9319065432.jpg  

  小培前腳一踏進公司就收到大家灰頭土臉尷尬的表情,她今天中午去預定的產檢中心,中途接到顏瑋的電話,所以趕緊搭計程車來了解狀況,這一切是不是已經來不及阻止了?

  『他們兩人呢?』

  顏瑋指了指樓上,不自覺得嘆了口氣,『我實在是說不過佳佳那張利嘴,怎麼勸都不聽。』

  『你怎麼可能說得過正值青春無敵的小女孩呢?』小培輕笑著。

  顏瑋動作表現出溺愛,向前摟過小培將她帶入沙發坐好,手輕輕撫摸著再過四個月就要瓜瓜落地的小寶貝,小培窩心挺著肚子,母親的喜悅就是如此平穩吧。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第一次見到林嘉茹的那天,老婆妳猜宸鈞…是不是忘不了……』

  小培趕緊抵住顏瑋的唇,眼角掃過前方的職員,輕輕地搖頭。

  『不可說,大家約好的。』她壓低音量提醒著,『在怎麼說,林嘉茹是另一個人,怎麼看都不一樣,我相信宸鈞不會那麼傻。』她知道自己是在騙自己,明眼人一看都知道。

  『說的也是,相處模式不一樣。』顏瑋輕嘆息,當年那段幸福簡直快要融化的記憶已經不會再回來,就算是努力找尋也不會有同樣的情節在段宸鈞身上上演了。

  大家都明白段宸鈞失去一生唯一的愛,他的悲傷卻很低調,所以大家裝做沒看見,妥協了他那特意編織的謊言,故意隱藏的傷痛。

  突然,佳佳眼眶泛淚衝下樓奪門而出,誰也拉不住她。

  『我恨他們,我不會原諒哥哥的。』最後,她說出這句話。

  段宸鈞沉悶走下樓,他看自己的手掌思緒複雜,妹妹的任性他已經無法控管,對於這一切他開始感到精疲力盡,這樣的結果不是他要的呀。

  『到底發生什麼事?你到底跟她說了什麼,她為何那麼激動?』小培擔心看著臉色難堪的他。

  段宸鈞環看著身旁的人,默過幾分後,他緩緩開口:『我剛……打了她一巴掌。』

  顏瑋和小培震驚萬分,這句話的尾音似乎還飄浮在空氣中,隨著門外車流的氣噪音,一同消失在時間的最後一秒。

 

 

*    *    *

 

 

  他回到房間將門緊閉鎖上,褪下身上的衣服,裸著結實黝黑的上身將全部重量全壓在床上,昏暗的色調透露著他隱藏的痛苦,他將所有的苦悶一口氣吐出。

  每夜,都要到這時後他才會讓自己真正的痛苦顯現出來,一直以來的壓抑讓他越來越疲倦,他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

  沉悶的空氣使他開始流汗,他摸黑找尋記憶的位置摸到遙控器,朝著天花板角落按下,丟棄遙控器後翻身將臉孔壓在床面上,腦海開始翻著記憶。

  角落的音響流出熟悉的琴音,悲鳴的七小節帶著淒涼的記憶響在耳邊,三和絃的節拍都深刻的打入他的腦海,短暫的間奏,儘管閉上眼都可以摸索到月光靈魂的所在,如同他的軀體已經焚燒至盡,卻還企圖在節拍上找到呼吸。

  月光呀,為何要悲傷?

  隨著旋律和聲緩緩搖曳落下最後一拍,他帶著夢中的人,漸漸,睡去───

 

 

*     *    *

 

 

  機場外圍著一大群扛著攝影機的記者以及保安人員在維持現場秩序,頂著大太陽,大家都在等待出關口走出的身影。

  美國知名的現代浪漫派小提琴家,亞斯魏,來台展開亞洲巡迴交響演奏會,這是第一站巡迴,備受矚目的亞斯魏以獨特的琴音,動絃所有人的內心音符。

  歐洲特報讚揚道:亞斯魏是二十一世紀初最傑出也最悲情的小提琴演奏家,他的音絃總是產生悲劇性的共鳴。

  他那精準駕馭樂曲的細膩詮釋,實在透出深層的音樂以及舞台上絕佳的表現,無疑是當今頂尖小提琴家之一,加上台灣人的背景隻身獨闖美國的心酸憂愁,他的音符拉出思念愛人的愁感,那股憂鬱魅惑人心。

  他這次和德國知名的海悅交響樂團一同參於演出,有消息指出這將是他人生最後二十場演奏。

  身穿著輕便的休閒服,臉上帶著雷朋墨鏡,一雙長腿踏出機場外,人數大約三十人的演奏家全由保安人員護身帶入預備好的車內,面對大師級的演奏家們總是格外的小心。

  所有的人都在車子離去後趕緊追上,一下子的時間,機場外恢復了平靜。

  從出關口走出一抹身影,她慢步踏在台灣的土地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又吁出,勾著苦澀的笑容仰望著天空,陽光刺眼射入她的瞳孔內,折射出黃色的光芒。她閉上眼感覺自己的心在飛機降落得一刻起,跳動就沒停過。

  她回來了。

  掙扎了四年後,她再度回到這塊傷心的土地。

  答案,她找到了。

  可是卻將她推進了深淵的地洞,沉重的事實曾經讓她一度想不開,想起那張日夜難以忘懷的臉孔,她堅強地面對了這一切,可是,一日一夜更加深了思念。

  夏風吹過她身邊,彷彿他的擁抱回到她軀體,往日的炙熱感又開始焚燒著。

  回來了,不知是否是正確的選擇,可是她的父親要她別後悔自己的決定,能不能幸福是掌握在自己手中那把看不見的聖劍。

  他們的幸福,是他們的父母一手催毀掉的因緣,可是經過了無數的夏夜侵襲思念,她突然感謝上帝殘酷的創造了她們的命運。

  如果不是這場命運,她這一輩子絕對不會愛得哪麼深,那麼狠。

  只要見一面就好,只要再一面,她會放手,徹底的將這場愛情化為兄妹之情。

  將這場違背常理已經扭曲的愛,雙手奉還回上帝。

 

--- To be continued

 

Copyright © 2007-2010 Nadi_Kitten All Rights Reserv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納蒂亞(阿貓) 的頭像
納蒂亞(阿貓)

《囈語,幸福33號房》謝謝你,我的愛

納蒂亞(阿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