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非關愛情的文法20-1

p124507808648.jpg 

 

  2008年一月,癌細胞轉移到你的器官癱瘓了你的呼吸,那時候,你的雙眼已經看不見了。

  我拉開厚重的窗簾,雙眼深濃看著窗外的水珠,就像是珍珠一樣,服貼在玻璃上滑落,晶瑩璀璨的雨水。

  蘇菲亞替我蓋上針織外套取了暖,我微微靠在她身上,眼淚已經停止侵蝕,心滿滿虛懸上拂觸,無止境的漣漪,一圈、一圈擴大。

  『他走的時候有很痛苦嗎?』我問。

  蘇菲亞搖搖頭,輕摸著我的頭說:『直到最後還唸著妳,老是一天到晚擔心日記裡寫的那個男人不知道有沒有遇見妳。』

  台北街頭的記憶驀然疊回我腦海,我會然一笑,開了口:『遇見了,他真的開口叫住了我。』

  蘇菲亞的訝異的張著口,頻頻搖頭,『真的嗎?真的遇見了?』

  一幕一幕的幸福疊影一直在我腦裡未曾離去,我跟他,原來不是緣份下的機緣,而是記憶使然下的機緣。

  打從一開始,姚嘉祥就知道結局。

  『蘇菲亞,我打算多待幾天,我需要....好好思考。』我做了結論,眼眸挪移到窗外,雨,下個不停。

  她輕拍我的肩膀,讓我想起姚嘉祥總是細心呵護我的雙肩,替我遮蔽雨露,讓我安穩的躲在他的胸膛前。

  現在,我懂了。

  我伸手將脖間的項鍊解下,把戒指從銀鍊取出,反覆看著銀光反射,雨聲滴滴,響起最後他薄如蟬翼的誓約。

  不斷地,在我耳畔,懸盪。

  『這個戒指是潦日記上寫的那個男人給你的嗎?』蘇菲亞問。

  『嗯,是他對我跟阿潦的承諾。』戒指很輕,誓約卻很重。

  『會寄鑰匙跟日記本給妳是因為我打算將這件事做個賭注,如果妳收到了,或許妳就會來,如果妳不來,那個盒子我也不打算將它打開了,所有的一切就通通如潦所願,都埋藏在泥土裡吧!』她微微拉開嘴角,溫笑。

  結果,大家都在賭,蘇菲亞賭我會不會看見日記本而飛奔找尋你,你賭姚嘉祥會不會因為你鑄下的記憶而來找尋我。

  那姚嘉祥呢?

  『或許...嘉祥打從一開始就知道我終究會回到這裡,他也曾試著挽留過,可是最後還是讓我離開他,他應該早就猜到阿潦過世了吧!』我將戒指緊緊握在手心。

  『孩子,妳愛這個人嗎?』

  我凝視著蘇菲亞的淺瞳,整個屋子傳出從廚房烤箱裡火雞的香味,我們都笑了。

  難忘的一場初夏,一個偶然的機遇,讓你的快門聲進入我寂寞的心扉,為我打開一扇門。

  現在,由你開啟的那扇門,走進另一個他,是你給我最後的禮物,最後的愛,最後的無約誓言。

  我將戒指套回銀鍊掛回脖間,跟著蘇菲亞一同去了廚房,我們開始回憶一切過往,三個小時,都是你。

  後來,在天空漸沉下夕陽,橘色暈光透入整個空間時,順著暖光,我猜,這枚戒指,就是姚嘉祥的賭注吧!

 

 

*   *   *

 

 

  我並沒有感冒。

  我去了一趟診所,離開診所後,我打算到處走走,手中還拿著海明威巴黎回憶錄《流動的饗宴》。

  你在我的筆記本裡寫下的那句話,我現在深深感受中,不過裡面出現的很多地名我都不熟悉,我選了一家露天咖啡廳外翻著書本,終於瞭解為何你堅持要住在穆費塔街。

  現在才懂,會不會太晚?

  我的身旁有幾隻鴿子緩慢走動,直到菸為竄入我鼻間,我起身離開了咖啡廳。

  風,緩吹過。

  雨,落。

  我撐起手邊的傘,想起讓我和姚嘉祥相遇的那把透明傘,抬頭看濃雲的天空,我勾出一抹笑,將手中的書抱著緊,準備回蘇菲亞的公寓。

  那把傘,應該是姚嘉祥唯一一把不會弄丟的傘吧!

  如今還好好的躺在門邊的製傘架裡,過去不管雨下多大,他都不再拿那把傘出門了。

  蘇菲亞的家來了兩個客人,他們正在說著我有些聽不懂的法文,不過人很好,正在聽著巴黎香頌歌曲,喝著花果冷茶。

  蘇菲亞失去了你,終究還是要生活下去,她正在努力忘卻悲傷。

  她希望我可以在離開巴黎前就住在她這裡,可是我拒絕了,『我暫時不回去台灣,想先找附近的公寓先待下。』

  過了三天,蘇菲亞幫我在徒步大約七分鐘的距離找了一間相似的公寓,樓下有間小酒吧,很熱鬧。

  看來夜晚還有樓下的酒客可以陪我,可以比較不孤單。

  公寓只有一間房,是兩間傭人房改建的,大約只有八坪大,可是裡頭的設備樣樣俱全,這樣就足夠了。

  我的隨身行李並不多,從公寓的白色百葉木窗透出,街上的人熙來攘往,畢竟這裡是觀光勝地,屋內的靜悄與街上的熱鬧有了兩極。

  蘇菲亞在傍晚時抱了一隻奶油色的小貓來到我公寓,『這是我朋友拜託認養的,我是養下了,妳在巴黎這段期間幫我照顧吧!』

  我開心的接下這隻即將陪伴我的新室友,這隻貓的瞳孔顏色和走失的小光點,是一樣的綠黃色。

  蘇菲亞幫我做了煎蛋薄餅當宵夜,離開前不忘叮嚀一聲:『別晚睡了,現在的身體健康要顧好。』

  『我知道,我會小心的。』

  她離去後,我替自己泡了杯熱可可,巧克力的芬香微繞我心扉,我拿出今天下午在街上買的明信片和信封,坐在窗台邊準備寫下我的決定與思念。

  小貓蹭進我腳邊圍成一圈歇息,我咬下一口滿滿的幸福煎餅,落下第一筆......

  我暫時不離開巴黎,我還有好多、好多話想對你說,我還沒看透你對巴黎的執著,我正在熟悉中。

  我,要將所有的一切全部懷念。

  望出窗外,一排排的煙囪和紅色的屋頂,漆黑的夜,樓下酒客歡笑亢仰一句:on ètait fou(大家都很年輕)

  我隱穩約約聽見有人哼著約翰藍儂的歌曲,在這裡,有著滿滿你的足跡。

  我將脖間的項鍊取下,將明信片連同戒指一起放入信封內,撕了張小便條紙,寫下一段話也一同放入信封。

  你希望我幸福的祈望我收到了,現在,我希望他也能幸福。

  你是我的一切。

  他是我的全部。

  我們一起祝福吧!

  第二天清晨,我起得很早,清風舒暢愉快,我到蘇菲亞那裡吃了早餐後,拿著信封到了附近的郵筒前停下腳步。

  丟入郵筒前,我輕閉雙眼穩落了一個輕吻在信封上:『Meilleurs voeux!(祝福詞)

  投入後的心情像是翱翔一般輕盈,轉身,準備往墓園的方向走去。

  心情依舊沉重,可是我有了支撐,所以我勇敢前進,墓園的管理員替我開了這扇澱重的鐵門,我跟他要的一桶水。

   慢慢地,我靠近你沉睡的位置,將水桶放在石碑旁,伸手摸過石碑上方,正在回想起第一次與你相遇的夏日,你說過的話,你的氣息,你的每一個側影。

  『嘿,阿潦...你今天好嗎?』我撈了一瓢水倒在石碑上,蹲下輕撫著上頭的字體,勾著笑,續說:『我今天是來跟你說一個故事,一個屬於我的,你的,他的,我們三個人的故事,你可要仔細聽唷。』

  巴黎特殊的春氣飄散我四周,暖風吹過,風息裡夾帶著西西里柑橘混合著白麝香的氣息,彷彿是他從身後緊緊地,呵護擁抱我每一吋肌膚,讓我穩溺在這一刻。

  『首先,我要說的是,我現在深深、深深愛著你送來的禮物,就在原本雨不下個停的那一天,有一個人出現我面前,他說他叫姚嘉祥,是我跟薇菈離開星巴克遇見的男人,他呀,在原地開了一把傘......』

  這一天,巴黎正準備進入第一個春風.....

 

嘿,阿潦....

我很想你,你好嗎?

只想告訴你...

我,現在非常、非常的好......

 

《完結篇》

 

*    *    *

阿貓的PS:故事終於結束了,但是Les Bloc-notes還差最後一篇唷!!

別急著結束,星期五才是真正的完結篇^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納蒂亞(阿貓) 的頭像
納蒂亞(阿貓)

《囈語,幸福33號房》謝謝你,我的愛

納蒂亞(阿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