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用了很久的MAIL處理掉了,裡面夾了三年份的退稿信,在過去一點的日子,我是每收到一次就刪一次,後來這三年的累積,我是直接擱下了。

----三年份,七個故事,十九封退稿信,其餘下落不明。

在刪除前,我很認真且仔細得重新看過一遍,一字一字地,全透過我的眼睛直達腦部,記錄下來,紀錄下過去有過的失敗與挫折、傷心和鈍惑。

當然,裡面也有好的評語,不免也會有毒舌藏在裡面,三分之二幾乎都是不符合出版社出版風格較多。

 

首先,光是『不符合本出版社出版風格』這一點就曾讓我疑惑,那我到底要投去哪才是符合的呢?屢試不爽下,我試過超過七間出版社,走到今天當然還是沒有答案,風格一說,我的故事還是沒有落腳,目前的戰績是沒有堡塔開啟大門讓我走進去,彷彿戰將長的像怪物,是一隻醜惡的龍體,像人的將軍會說:妳的長相不適合我們的堡塔(哈,像這種感覺啦!)

再來,便是人人會遇見的--轉投。

我轉了,但永無止盡的又重回我懷抱。

最後就是最可怕的,等了三個月,下落不明,我的孩子被綁架了,一去不回,贖金不明,電話沒有接,不然就是轉接等超久,OKOK,後來得我學聰明了,超過兩個月沒人回應,當做孩子走失了,連報警都不需要了(警察還不受裡呢!)

 

但是,我的成長就是因為這些事情,這種挫敗,這種難看,心臟越來越強,是從沒哭過,但也曾一蹶不起過,退稿信收多了,便會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自己寫的很糟才會這樣,是不是自己真的寫得很爛?沒天分吧?根本沒才華?密密麻麻的疑惑滿腦滿海,可惜,寫作背後的朋友叫孤單,旁邊沒有同事可以抒發壓力,上頭沒有上司可以讓你恨,下面沒有顧客讓你怨,身邊的朋友不懂你的痛在哪,家人聽不懂你的煩惱在哪,就連心愛的枕邊人也無法理解你的哀怨來自何方......

每一份故事都是沒天沒日的寫,好不容易孵出來了,還需要被毒舌批評一番,欺騙自己還可以寫,沒被打倒,一兩句不算什麼,然後在自欺欺人地說:只是時機未到罷了。天天掛一句大文豪說的:『寫小說就是要先學會成功的說謊,首先,要先欺騙自己。』催眠做得很成功,然後一覺醒來,帶著「宅業病」繼續往吞雲濃霧的森林走去。

但是,全是自找的,是呀,寫小說的全有被虐狂?---我有,我承認。

這條路有多難走,光看退稿信就可以明白,這不比我當年當業務輕鬆,是獨立戰爭的戰場,沒有人會幫你舉槍一起殺,只能自己闖出一番光明,

我在網路上發的故事不多,幾乎都是重疊的,手邊有一堆從未曝光的故事,都在比賽和投稿間跑來跑去,最後失敗了,就把孩子們關起來了(好像很可憐),我不太擅長在網路上寫小說,這兩年我很努力在網路上耕耘,其實效果比我想的還好一些些,但卻因為自己總是埋著一種疑惑,常常耕耘到一半就收手,雖然我不怕被盜用創作點子,卻心裡還是擱著某種傷痛,要談沒版權曝光,對我而言,談何容易,可是這兩年我漸漸想開了,直到今天,我重新整理了過去。

有幾個做記者的朋友,也有在報社上班的表姐夫,出版社上班的朋友,都願意幫我個小忙,但太陽星天秤,月亮星獅子座的阿貓,卻老是憑著一股執著與固執拒絕這些人情,我認為我這種想法沒有錯,若是天下不是自己雙手打下,談江山是自己的豈不是笑話?執著沒有錯,我直到現在還是這樣認為,若是要讓自己滿意,還是靠自己一步一腳印來實行會比較心安。

連自己都覺得疑惑,審稿的人無法點頭,那發出去的訊息也是問號,就算中途有人引薦,這條路,都會提早死亡。

總之,刪除了這些可怕的退稿信後,我又重生啦----貓有九條命,我這次不知道是第幾次重生了,但可以確定得是,我得心臟快變石頭了。

有這一大堆退稿信加持,再多風浪都不再恐懼,未來就算是大風大浪,我都能勇往直前-->好,這段是寫給自己開心的,因為,才怪。

寫這麼多....其實只是想說:『其中有一封惡魔退稿信不管看幾次,我的石頭心還是好痛,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納蒂亞(阿貓) 的頭像
納蒂亞(阿貓)

《囈語,幸福33號房》謝謝你,我的愛

納蒂亞(阿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